江苏旅游网
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
Language

南京博物院花鸟画特展

近百件精品,勾勒半部中国花鸟画史。

从宋徽宗赵佶到元代李衎(kàn)和倪瓒,从明代的林良、沈周、文徵明、徐渭到清代的朱耷、金农、郑燮,从齐白石到徐悲鸿、张大千,再到陈之佛、陈大羽 …… 12月26日,南京博物院推出的“百花呈瑞——南京博物院藏历代花鸟画迎春特展”正式开展。这场展览,堪称南博史上最强大的花鸟画阵容,其中有 2/5 的展品都是首次亮相,每一件都珍贵异常。


三只八哥打架,三位皇帝这样围观

当三只八哥出现在宋徽宗赵佶的面前,他拿起画笔,画下了《鸜鹆(qúyù)图》。画面中,三只八哥,两只激烈相斗,一只在一旁观战。居于上方的那只似乎暂获优势,但下面那只不甘示弱,正回过头来用嘴狠啄对方向它伸来的利爪 …… 画面中,除了三只八哥,还有半枯半荣的松树。松针如鬃,纤毫毕现;松果如铃,摇摇欲坠。

在画中,还有宋徽宗别出心裁的花押,看起来像“开”字,两横两竖,其实是“天下一人”的意思。“宋徽宗画画都这么签名。”南京博物院的专家介绍说,“天下一人”是宋徽宗独创花押,“宋徽宗治下的北宋外忧内患。就外部而言,他联金灭辽,却没能要回幽州十六城;内部而言,通货膨胀,百姓失业 …… 但他作为皇帝位高权重无人能及,他热衷书画且造诣高超,都有天下独步的地位。或许他正基于此而用‘天下一人’昭告当时和后世吧。”

600 多年后,乾隆皇帝看到了这幅画,于是,在画上御题“活泼地”。在他眼里,《鸜鹆图》是一处别开生面的活泼地,生死攸关的活泼地。除此之外,乾隆在画面顶端几近中间的位置题写了两首诗,分别是:“鸜鹆飞争翅跳萧,急难枝上目如椒。写情若果通于理,何事助金思灭辽。”和“活看哵哵噪枝头,想像传真艮岳秋。论世徒悲千载下,童谣早应出乾侯”。

据南博研究员万新华介绍,这幅画曾是清宫旧藏,不仅乾隆,咸丰皇帝也喜欢,后来他也在旁边唱和了一下,在画的边缘,大家能看到咸丰皇帝的诗。


700 年前,画竹大神李衎作品首次亮相

“元代的画作保留至今的,少之又少,珍贵异常。”万新华说。

这次大展,南博捧出了倪瓒的《古木丛篁图》、李衎的《修篁树石图》、无名氏的《飞鸣宿食图》,共 3 幅元代作品。

倪瓒很“怪”,有洁癖,喝水通常只喝前面一桶,因为担心挑夫放屁污染了后面一桶。但他又喜欢和着口水画画。这特别的作画方式,以致于后人想摹仿他的画作而不能掌握要领,因为用口水作的画,墨迹比较黏稠。

那李衎又是何许人?据万新华介绍,李衎是元朝的集贤大学士、荣禄大夫,晚年以生病为由辞官定居扬州,追封“蓟国公”。他善画枯木竹石墨竹,和赵孟頫、高克恭并称为元初画竹三大家。在李衎眼里,竹子是“全德君子”。他曾经遍游东南山川,深入竹乡,对于竹的形色情状,辨析精到。在他的画中,竹子是有生命的,有一种蕴藉、自然的内在美,象征人物品德高洁。

这次,李衎的《修篁树石图》是南博首次拿出来展出,画面素净优雅,意境宁静悠远:坡石上长着修竹三株,笔墨浓淡交错,点染出竹叶参差的感觉,枯枝、萱草点缀,对比强烈。


群鸟聚会、百花写真 …… 明代画家组团来袭

文徵明《玉楼牡丹图》、沈周《玉楼牡丹图》、徐渭《岁寒三友图》、文从简《临唐寅女儿娇图》…… 这场大展,明代画家组团来袭,令人目不暇接。

在书画界,都说“林良吕纪,天下无比。”这次展览,林良、吕纪的作品都来了,还有殷偕、张路、夏昶、陈洪绶,都是首次展出,难得一见。

坡石草丛中,有四对禽鸟,喜闹枝头石上,一鹊翔停半空,一鹦鸽藏于坡后,一对锦鸡扑沙舒翅,嬉戏于坡上 …… 林良的《秋坡集禽图》,描绘了一场热闹非凡的群鸟聚会。林良是明代著名画家,因善画而被荐入宫廷,绘画取材多为雄健壮阔或天趣盎然的自然物象,笔法简练而准确。

吕纪的《榴花双莺图》中,石榴树上繁花盛开,一对黄鹂栖于枝头,一上一下,鸣啼相应,神态活泼。明弘治年间,吕纪曾供事仁智殿,擅画临古花鸟,近学边景昭,远宗南宋院体,多以凤凰、仙鹤、孔雀、鸳鸯之类鸣禽为题材,杂以浓郁花树,画面灿丽。亦作粗笔水墨写意者,笔势劲健奔放,与林良相近。

明代陈洪绶的《花卉图》,是一个图册,一共 12 开,其中花鸟 7 开,有新梨飘香、丛仙吐萼、蝶恋花、绶带樱桃、老梅探春、凌霄花发、荷花柱石。陈洪绶笔下的花卉,往往以淡墨线勾轮廓,丝丝叶脉、点点花蕊,惟妙惟肖。


明代画家声势浩大,来自清代的画家阵容也不弱。朱耷《古椿双鹿图》、原济《芳兰图》、蒋廷锡《海棠牵牛图》、钱维城《紫藤罂粟图》、汪士慎《梅花图》…… 百花“齐放”,让展厅里顿觉“生机盎然”。

一幅《岁寒图》,署名 7 位画家:王翚、杨晋、徐玫、顾玫、王云、虞沅、吴芷 …… 这个超强作者阵容,吸引了大家目光。什么样的画,要汇集这么多画家?第一作者王翚,也是《康熙南巡图卷》的第一作者。他是江苏常熟人,自幼习画,工山水,“集古人之长,尽趋笔端,能妙色千古”。

“岁寒图”兴起于宋代,盛行明清时期,一般写生冬天不易看到的花卉、树木等,寓意春天将至,增加节日气氛。清代每逢新春将至,宫廷画师们多要按时呈交“年例画”,以供宫室春节点缀之需,甚至皇帝本人也会举行“开笔式”,亲绘岁朝图,表达新年的喜悦和祝福。

这一幅,创作于康熙三十二年农历十二月十六,春节即将到来之际。杨晋写梅,徐玫画山茶,顾玫画松,王云写天竹,虞沅画水仙,吴芷画紫芝,王翚补长春,工整细腻,设色艳丽,组成吉祥图景。当时,王翚和众弟子正在京城忙着画《康熙南巡图》。

说到清代画家,当然还少不了“扬州八怪”。郑燮《托根乱岩图》,水墨画竹,浓淡相宜,挺拔有力,旁边题写着著名的《竹石》诗: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”李方膺的《百花呈瑞图》,画了牡丹、秋葵、水仙等,正是本次展览的主题。

20 世纪

立马、金鱼、群虾 ……“画坛三绝”一次看遍

齐白石、徐悲鸿、陈之佛、傅抱石、张大千 …… 沿着展览的布局,走进 20 世纪,依旧可以看到群星璀璨。汪亚尘的金鱼、徐悲鸿的马、齐白石的虾,并称“画坛三绝”,这次,它们都来了,可以一次看个够。

徐悲鸿的《立马图》,是为钱君匋 50 岁生日而作,背立造型,身形矫健俊美,以饱酣奔放的墨色勾勒头、颈、胸、腿等转折部位,以干笔扫出鬃尾,浓淡干湿浑然天成。

汪亚尘的《九如图》,九条金鱼游弋在水草间,红鳞碧藻,水光尾影,活灵活现。九尾金鱼,寓意“九如”,有美好的寓意。

齐白石的《群虾图》中,十三只虾形态各异,活泼灵动,游曳水中,淡墨勾勒的躯体晶莹剔透、浓淡相间。

张大千早年遍临古人名迹,人物、山水、花鸟、虫鱼、走兽,或工笔、或写意,无所不能,风格雍容大气。这次展览中,于非闇、张大千合作完成的《幽兰竹石图》,兰叶舒展,竹子劲健,穿插有致,生意盎然,运笔如行云流水,用墨浓淡得宜,变化有致。

“我们通过一个‘百花陈列’的展览,来迎接新年。”万新华介绍,明代以前的作品很少与公众见面,平时就连工作人员也难得一见。馆藏汇聚了宋元到 20 世纪花鸟画名家名作,勾勒出花鸟画的发展历程。

百花呈瑞——南京博物院藏历代花鸟画迎春特展
展览票价:免费
展览时间:12 月 26 日,为期 3 个多月
展览地址:南京博物院(地铁2号线明故宫站)


周边活动